─ 副秘日誌 ─

編號001-003

薯叔   2021-11-04   672

「你到底有沒有聽懂我在說什麼?」

員工編號001的辦公室「芳療小舖」裡突然傳出高分貝的語句。

沒過幾秒,編號003號的同仁低著頭,甩著門快步走出了那裡,時間上午11點15分。

和003同個辦公室的我,聽得到她正「包包款款」準備走人。沒一會兒,她拿起包包,迅速離去。在她走後,那個稱之為「芳療小舖」的地方,徒留001與002兩人不發一語。過了一會兒,「執中你進來」,001號呼喊著我這個不知道編號幾號的人進去。

走進會議室裡,我可以感覺到空氣中瀰漫著003留下的些許遺憾。我看著001和002,心中不安不知所以。 接下來的5分鐘,001和002重塑了過去幾分鐘發生的事情,並且再次進行溝通。對於編號***的我來說,這並非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場景,至於為何總在這時喚我登場,除了年紀相仿之外,我想編號001自有他的用意。

就在001與002的溝通再次產生交集,原本負氣離開的003敲了敲門,再次出現在眼前。

「我,只說一句話就走」。鼓起勇氣再次來到「芳療小舖」的003,突然看到編號***的我在裡頭,似乎有些遲疑。 逮住了分毫的時間差,001若無其事的說「拉張椅子慢慢說」。於是,003到001在我這個旁觀者前,說著想說的事和傷心的過去。

「其實,我剛剛是第一次,拿著包包出去,就沒有想要再回來⋯⋯」003說出這句話,嘴角壓不住悸動的思緒,淚水來到了眼角沒有止息。我抬頭看著001和002,而他們像是說好了一樣,瞬間紅了眼眶。

說得奇怪,小舖的空氣中因為這句話,氣氛從冷冽變成溫暖;四個人的表情從嚴肅變成柔軟。 「你看看你、你看看你,哪有這樣的人這樣就想走」、「你們看他啦,哪有人這樣的」。十分鐘前振振有詞、言簡意賅的001,瞬間做賊喊捉賊假裝失憶。

「我知道了,以後不再回馬槍」002真誠的對著003說著自己檢討後的思緒。 因為003再次歸零的勇氣,讓三個人回到了你一言我一語的模式,而我也立即明白,當這三人眼神再次的交會,代表這個團隊回到了平靜。

這篇沒有具體寫下人事物的心情,是編號***的我為這個地方記錄下的隻言片語。每個地方都有美好的人與事,而代表這個地方最動人的故事,勢必從他們三個人說起。 跟著他們的起伏,感受朝向一個使命前進時會遭遇到的衝突和對立,是一份真摯和美好,而我想,這個情節和故事會一直繼續,因為在他們的雙語字典裡,並沒有「放棄」。

# 「你今天要跟大家說,你為何麽哭」001對薯叔說。
# 如果你能懂誰是001到003,你不是八卦人,而是追夢者。
# 就是坐在這裡,薯叔想著剛剛的人,動人的事,一氣呵成的寫在了這裡。



2021-11-25   薯叔   578

紅蘿蔔和大棒子:我們的安迪日

一般的慶生會,參加的人皆會為生日的人準備「生日禮物」作為祝賀;然而在「安迪日」裡,準備禮物的不是參與祝賀的人,而是「壽星」本人。是的,在黨部的慶生會上,是由當月生日的壽星,為每天一同奮鬥的同仁,準備別出心裁的禮物表達致謝之情。

- 副秘日誌
2021-11-09   薯叔   559

無所為而為的浪漫

黨部的辦公室外的陽台正對著自來水博物館以及河濱道,位於15樓高層的我們,擁有河岸第一排的夕陽美景。無論晴雨,落日的夕陽總帶給我們無限的驚喜,是上天給予我們忙碌之後最好的餽贈。

- 副秘日誌
2021-11-07   薯叔   801

音樂聚了沒?

上月底,臺灣雙語無法黨團隊創作的音樂歌曲,悄悄地登上了Live演出,透過樂手的現場演唱,面對面的和觀眾交流,直接感受到觀眾的反饋。

- 副秘日誌
2021-11-03   薯叔   714

雙母語的核心是什麼?

Gogoro的核心技術是啥?插拔電池、換電服務等,靠著「電池技術」的核心,就讓它可以攻城掠地;但靠這些核心技術,就足以生存下去嗎?是可以,但顯然是不夠的。既然要上市,顯然是著眼於那些不認識他核心技術的大眾,對於大眾來說,要讓他們認識我們進而投資,必須得靠和他們相關連的產品,如同看到的「電動摩托車」。

- 副秘日誌
2021-11-02   薯叔   650

早茶不找碴

「拿iPhone來舉例吧,我們的《英文開星門》已經是個成熟的iPhone15,但是我們必須要知道,這個時代是沒有人會買這個教材的。」和編輯們討論到一段落,主席無預警的拋出了這樣的話語。 「你們要知道現在臺灣學習英文的環境,就像過去的“傳統手機”年代,當大家都還在用著無法上網也不需要上網的手機時,我們如何企盼消費者,趕緊來買我們的iPhone15?

- 副秘日誌
2021-11-01   薯叔   724

你為誰而活?

「我想要我們的團隊,成為有信仰的團隊。什麼是“信仰”,“信仰”就是能為別人而活,能為了跟你沒有DNA關聯的人而奮鬥。」大部分的老闆雇人進來,希望大家為他、為公司賺錢;於是特別重視業務,要大家努力為公司賺錢,然後再獲取部分酬勞。然而,在雙母語團隊裡,主席不希望是這個循環。

- 副秘日誌